扯白娱乐圈里什么样的女孩总是被人?

2018-07-14 06:14

  原标题:扯白娱乐圈里什么样的女孩总是被人?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,请设“置顶”哦~ 点击上方

  话说无所不能的,在前几天拍到了黄泽的疑似新恋情,一度要掀起新一轮的热搜。

  黄泽去年在拍摄网剧《守护神》时,就被爆料他经常和同剧组的某位年轻女艺人成双成对、同进同出,拍摄时抱着手机短信发不停。

  终于,皇天不负苦心人,上个月25号,终于拍到了比较实的实锤。女主角就是她:

  那一天,在拳馆打完拳的陈嘉桓先是到了黄泽在尖沙咀开的餐厅蠔吧,从后厨进入,吃完饭后又去了黄泽位于火炭的寓所。

  然后,无所不能的记者没有拍到两人在寓所内的香艳,但,勤能补拙,他们在黄泽的车库那里蹲守了两天两夜,发现陈嘉桓的车从来没有离开过!

  就在大家都以为资深帅哥、花弗在外的黄泽又要开始新恋情的时候,没过三天,黄泽率先出来否认了恋情。

  嗯,一段没开始的恋情就这样结束了。很多人认为能搭上黄泽传绯闻,即使不恋爱,陈嘉桓也是赚的,毕竟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上了娱乐新闻,多少有了一些知名度。

  陈嘉桓,这个名字陌生,脸蛋更陌生。在各的娱乐圈,一个年轻女孩想要被人有印象已经很难,想要被人记住更是靠垂青,靠天时地利人和。

  对于一个没什么背景、没什么作品、姿色也平平、又要立志在娱乐圈混的女孩来说,这是最简便也最高效的出名方式了。多少前辈是这样火起来的啊,好风凭借力,也许,一辈子就靠那么几张照片,一朝翻身,云泥之别。

  不过,对陈嘉桓,我还真是没那么乐观。其实在黄泽之前,她有过一段惊天地泣的新闻,也算是全民皆知了。不过事件平息后,人们只记住了一个渣男,对于她,依然淡漠。

  并且,正是由于那段新闻,陈嘉桓的无助、被动、甚至可怜才被放大,她就好似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,不起眼,被轻视,被,而且不知道怎么应对,没什么办法。

  陈嘉桓出生于1992年,她的身世很坎坷,也是蛮可怜。母亲陈瑰霖于16岁生下她,其后再诞下幼子陈肇桓,后来便独自移居,将一对仔女交由陈嘉桓的姨婆照顾。

  妈妈16岁未婚生女,生下后又被遗弃,生父不露面,常年寄养在姨妈家,可以想象陈嘉桓的童年是什么滋味。

  这段家世一直是陈嘉桓的秘密,想来她也觉得不光彩、很自卑。她的妈妈后来做了她的经纪人,但所有人都不知道两人竟是母女关系。直到后来发生了那件新闻,才踢爆二人实为母女。

  12岁的时候,陈嘉桓的母亲从回来,和子女相认并一起生活。那时候的陈嘉桓身高马大,长手长脚,长相也清秀,妈妈便决心要让女儿进入娱乐圈。刚回来就带着12岁的女儿到处试镜,14岁的时候去英皇自荐,可惜都没成功。

  后来剑走偏锋,没有走传统的选美子,陈嘉桓说“选美要让人品头论足,又要着三点式、考口才,出来也不一定有好发展。”

  而是跟着一代师叶问的儿子叶准的徒弟冼国林学习咏春拳,也算是叶准的徒孙了。

  ▲冼国林小时候习武,17岁接触咏春,从此便迷上了。他80年加入银行工作,后来更自立门户成立第一信用财务公司,也是财经界猛人,09年推出著作《笑看江湖》,分享在财经界的所见所闻,当中披露了鲜为人知的信贷骗案手法。后来专注做经纪公司。家庭方面,冼国林经历过一段失败婚姻,去年再婚,找了个年轻貌美的妻子罗宝儿,为他诞下一宝贝女。

  当时陈嘉桓签了冼国林“咏春联会”的经理人公司,未接戏已经开始学咏春:“其实我签经理人公司时仍未升中五,无想过要拍戏,心里想的只是做 model,所以当师傅(冼国林)问我有没有兴趣学功夫时,我即时反应是『吓,我平时好少做运动喎』,后来跟家人商量后就答应了。”

  陈嘉桓能跟着冼国林学咏春,十有也是靠着妈妈牵线搭桥,后来她妈妈嫁给了武术界的低调富豪,这段我们之后扒,可以看出她妈妈在武术界是有点人脉的。

  学了一年的咏春,陈嘉桓在2009年武术联会的武术公开赛中夺得银牌,也算争气。后来拍了冼国林投资的《叶问前传》,上来就做女主角,可谓是顺风顺水,也可以看得出师傅冼国林打算力捧的。

  ▲在剧中,陈嘉桓的师兄杜宇航饰演年轻的叶问,陈嘉桓演叶问的师妹陈美慧,和樊少皇有一段情。

  那两年,陈嘉桓稳稳当当地拍戏、拍广告,做着一个刚出道的女艺人该做的事情。但是,2011年,几十张照片打破了这种平衡。

  陈嘉桓在横店拍摄王晶导演的《笑功震武林》的时候,被拍到同剧组的陈浩民、马德钟酒后失态,上下其手,强吻乱摸,哗然。

  当时,剧组演员一起聚餐,陈嘉桓和洪金宝的儿子洪天明关系不错,一起参加了,还有自己的师哥杜宇航。看起来都是自己人。

  一旁的马德钟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,甚至有几张图片可以看到马德钟也借机揩油。

  要知道,当时陈浩民和马德钟都是已婚身份,尤其陈浩民的老婆已经怀孕七八个月,临盆在即。

  把这几十张照片细细摆开,每个动作都好像一帧一帧的慢镜头,把这场油腻、咸湿的酒后乱性事件铺陈到人们眼前,让人看足了每一个细节、每一个眼神,每一次挣扎。

  不过,这事一直有个疑团,的就那几个人,到底是谁拍的照片,又是谁捅给了,用意何在?至今没有确凿的信息。

  事件后,一出热热闹闹的好戏上演,各人扮演百态相,丑的丑,屈的屈,的,也有,真是让人感叹。

  他说“我对你只有兄妹之情,绝无非分之想”,又说是因为自己太好客,方式太夸张,以后会谨言慎行,带眼识人(??带眼识人的意思是?)

  也许这些微博激怒了陈嘉桓,11月22日,陈嘉桓召开记者会,痛诉事件始末,并宣布要报警处理。

  记者会上,蜂拥而至,陈嘉桓素面朝天,憔悴不堪,她的妈妈兼经纪人始终陪伴在侧。陈嘉桓出入记者会时都有大批保安手拉手做墙她,衬托事件的轰动效果。

  这边陈嘉桓的记者会刚一落幕,眼看着千夫所指的陈浩民也自认为那套的说辞太虚假,于是带着大肚子老婆一起出来博同情,上演了此次事件的最。让我们来一同欣赏他的表演。

  他涕泪横流地道歉,对不起老婆,对不起大众,对不起粉丝,希望能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,重新。老婆双手紧握,深情凝视,颇有一副不计前嫌、风雨同舟的样子。

  陈浩民这通道歉,真的是很让人瞠目结舌了,他演技之浮夸,声泪俱下也掩饰不了的;思之奇葩,带着大肚子老婆一起出来道歉,这是博同情呢还是等着被人骂呢?真令人刮目相看。

  与此同时,同为当事人的马德钟也发布微博回应,表示要捐钱,回馈社会,消除不良影响。

  第三回合,陈嘉桓“背后的男人”、陈浩民和马德钟都要卖个面子的冼师傅冼国林出面回应了。当时冼国林和TVB高层乐易玲一同召开了记者会。

  他首先骂陈嘉桓蠢,为什么不?为什么不抵抗?是啊,跟着师傅我学了那么久的咏春,竟然对付不了两个登徒子,让我这老脸往哪放。

  嗯……事情到这里,也就这样了。陈浩民被盖章渣男,马德钟被盖章没责任心、没义气;陈嘉桓呢?也好不到哪里去,明明是者,却被人质疑炒作。质疑的原因都指向了:陈嘉桓为什么没有抵抗。

  连一些不相关的N线港姐都会借机出来踩两脚。港姐庄思敏说“又说学咏春……如果不愿意就走开啊,遇到这种情况,就算不打他也要离开座位,不过我不在场,不方便评论太多。”

  不过也有力挺的,比如导演王晶,亲自手撕陈浩民和马德钟,说他俩一个像公交车上的,一个是无义气大。

  据网友深扒,在2010年,陈浩民和阿娇拍摄电视剧《大唐女巡按》。在片场,陈浩民频频喝酒,喝多了就。有一次凌晨,他又是大醉,然后只穿着到酒店走廊。还疯狂地敲阿娇的房间门,大吵大闹,后来阿娇不肯开门,据说他就进了其他女艺人的房间……

  娱乐圈重磅新闻层出不穷,没多少日子,这桩拉拉扯扯、丑陋不堪的男女官司就逐渐被人淡忘了。

  陈嘉桓报没报警不知道,但我们能看到的是,陈浩民还是安安稳稳地生活着,陈嘉桓他的记者会过去第三天,他就带着老婆出来逛街,任人拍照,大方秀恩爱。

  ▲蒋丽莎是长沙人,获得过2003年湖南新丝模特大赛季军,曾就读于服装学院。她2011年7月才同陈浩民结婚,那时已经怀孕,是奉子成婚。结婚才4个月就爆出丑闻。蒋丽莎一直忍字当头,佛性。老公如此花心成性,她还是一个孩子接着一个孩子地生,截止目前,他们已经6年生了4个孩子,都是产。

  慢慢地,她唯一的靠山冼国林也逐渐不再重用她,冼国林投资了15亿要做广东话娱乐频道,力捧另一位新人周嘉莉,陈嘉桓榜上无名,坐上了冷板凳。

  唯一一次还算有点水花的,就是她的妈妈陈瑰霖嫁人了。38岁的陈瑰霖嫁给白鹤派武术忠师陆智夫的孙子陆灼盛,家族拥有多个私人物业,包括铜锣湾轩尼诗道住宅同医馆等,是低调富豪。

  有传男家父母不喜欢陈瑰霖年纪大,她回应:“我们3月已经结婚了,一直以来相处得好好。现在还怀孕了,大家更加开心。而我同公婆也相处得好融洽,他们没有嫌我年纪大。”

  陈嘉桓便有事没事帮着妈妈带孩子,看起来感情还不错。说到这里,不免有点心酸,生下来被母亲弃养的女儿,能这样心怀宽容,放下过往,与母亲感情还能相处得那么好,不容易。

  陈嘉桓入行几年,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了,电视剧电影拍了不少,可她依旧很像大海里的一叶浮萍,没有根基,没有倚靠,举目无亲。她的妈妈也和她一样。

  这次她妈妈找了个还算不错的归宿,本是高攀,战战兢兢,幸而一索得男,在势利的娱乐圈也算是有了一点筹码,是大海中拉着娘俩靠岸的一根缆绳。

  陈嘉桓刚入行时,是照着前辈们的教科书一步步走来的。她也故意、也露肉,也跟炙手可热的男明星炒过绯闻。

  在狼吻事件之前,陈嘉桓和林峯有过一段绯闻。那时她是林峯MV的女主角,行为亲密,十分般配。

  不过后来两个当事人都否认了,林峯的粉丝也非常不认可这个绯闻女友,绯闻也没继续炒下去。

  陈嘉桓也曾把冼国林当作、当作贵人,可是事情一出,冼国林将她“弃之如敝履”。

  至于当年给予她的男人,如今更是索性连提都不屑提她,仿佛她的名字无足轻重到连一句像样的道歉都不配拥有。

  几年以后,陈浩民接受采访,重提当年的陈嘉桓事件。陈浩民从头至尾面带微笑,言语态度非常傲慢,可以看得出他不承认自己有错。

  还说了一套惊世言论——“有些人不喜欢我做这些行为,但我不是为那些不喜欢我的人服务,我当然要去服务喜欢我的人吧。”

  是的,陈浩民从头至尾也没有对陈嘉桓有过一丝丝歉意,甚至连提都没有提。她是那么的无关紧要啊!仿佛她就是一只不小心落在杯子旁的小飞虫,甚至都不用挥挥手,它就能自动飞开。

  2017年,陈浩民和蒋丽莎上了内地的综艺节目《不可思议的妈妈》,陈浩民为老婆煮饭、恩爱缠绵,似乎又要重塑好丈夫、好爸爸的形象。

  我其实不想她去(记者会),没过几天我们已经要去生小孩了。她觉得就是我一个女人出去,可能的注意力,也会放一点在那个女人身上,其实就是出来帮老公求情,特別。

  蒋丽莎更说,正因为有了这一件事情,把一个原本很不成熟,原本很贪玩,原本一个很的陈浩民转变了。

  还能说什么呢?当初那么面目丑陋的人,由于一次事件,反而被他成通向成熟的桥梁,如今婚姻幸福,儿女满堂,确实比自己过得好,这不就是人生一记响亮的耳光吗?

  不尴不尬的陈嘉桓,眼下,除了真的再交一个响当当的男友,也许就没了别的出了。或者,真正接受自己就是个不起眼的小明星,安安稳稳找个同类,想开了,过另一种人生,也未尝不可。

  陈嘉桓样貌算不上惊艳,身世也,她这样不上不下、高不成低不就的女孩,真的是娱乐圈中非常吃亏的那种人。

  如果有惊为天人的美貌也就罢了,美貌是刚需,惊为天人就更加罕见,哄着你做摇钱树都来不及,谁还会动这些歪心思?划不来。

  没有极致的美貌,有极致的身家也是好的。不管你承不承认,与永远都是这个社会的捷径和通行证。有多少明星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,我们都懂。

  要么能忍又勤力,什么机会都尝试,有工开就是幸福,像司马懿那样,忍之不能忍,忍到80岁才灭曹,做下来,总有那么一两个机会等着,也算是大智慧、大成就;我相信很多现在资深的女明星,在当初草根出身、赤手空拳打天下的时候,受的委屈要比陈嘉桓多得多。

  要么豁的出去,不在乎蜚语,有时候往往奋不顾身的一跃,也说不定会柳暗花明。

  可惜,陈嘉桓以上都没有。她忍不住,也豁不出去。当年她为了不让人品头论足,甚至都不愿意穿三点式参加选美,这种心理承受能力,就真的不太适合激流勇进的娱乐圈。

  所以,你看,她身边的人,有几个是待她?冼国明帮助她,那也是从她15岁开始培养,好听点叫培养,说白了还不是因为无人的小女孩听话、受教、好控制,还指望着养成几年,给自己更多的回报。

  出事的时候,她万分信任的洪天明,又是怎样待她?洪天明酒醒之后曾叫陈嘉桓、息事宁人——“你就说是陈浩民只是用嘴喂你吃羊鞭,并不是要非礼你,完全是误会。”

  而至于马德钟、陈浩民,哪有一点点对陈嘉桓发自的歉意,之前频频回应,是因为有冼国林的面子,后来冼国林也渐渐不再重用陈嘉桓,他们就更加这个女孩。

  就算时代再怎么变化,就算在各个不同的领域,人性都是相通的,总有一些人欺软怕硬,眼睛长在头顶上。他们觉得你是一只被了也不敢发声的小白兔,那么就得寸进尺。2010年陈浩民敢深夜拍阿娇的门,还不是最明白阿娇的处境,要是早几年,他敢试试?

  陈嘉桓从小生长在畸形、缺爱的家庭中,她的亲生父母都不在身边,只和弟弟相依为命,寄养在姨妈家。这种童年经历,也形成了她的讨好型人格。不断地讨好才有饭吃、有衣穿、有屋住、有学上。

  所以,她甚至都在潜意识地讨好那个少不经事不负责任的妈妈,她从没有怨恨过妈妈当年为什么会抛下她,而是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,母女情深,携手趟过激流险滩。

  讨好,就意味着受控制。在陈浩民和马德钟对她上下其手的时候,想必她第一个念头也是讨好,所以才拿不定主意,没有立即。只是后来形势推着走,不得不以最壮烈的方式为自己讨个说法。

  在开那场记者会的时候,她也是怕得要死吧,毕竟,从来没有做过这样激烈的对抗。

  这样的姑娘,行走江湖不容易,还是祝她得偿所愿,在的人生上,少一些委屈和困顿,终见柳暗花明。